奥林匹克精神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是一致的

肖连兵:尊敬的帕潘德里欧先生,感谢您做客“光明国际论坛对话”。北京冬奥会举办在即,我们先从奥林匹克运动谈起。2021年10月18日,北京冬奥会圣火在希腊采集。作为奥林匹克和平委员会副主席,请您谈谈奥林匹克对世界和平的意义。

帕潘德里欧:奥林匹克圣火的一个重要意义就是给人类带来和平的希望。事实上,奥运会只是发源于古希腊的几百种比赛形式的一种。然而,奥运会的特别之处在于它为和平作出的贡献,通过奥林匹克竞技让处于战争的城邦暂时休战。早在公元前776年,古希腊的各个城邦就约定,在奥运会期间,大家都撤离战场,放下武器,去竞技场上和平地一决高下。从1896年现代奥运会举办以来,奥林匹克和平精神再次造福人类。我记得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开幕式上,朝鲜与韩国同举朝鲜半岛旗帜携手入场,使当时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因奥运会得到了暂时缓和。奥林匹克休战传统还曾被用到波黑战争,在那期间,联合国得以为数千名儿童接种疫苗。

奥林匹克的休战传统,提供了一个实现包容与和解的极其宝贵的机会,可以使人们跨越边界和政治信念,不分种族或宗教信仰地走到一起,为实现更持久的和平打开一扇门。当希腊获得2004年奥运会的主办权时,我正担任希腊外交部长,提出了创建奥林匹克和平基金会的想法。国际奥委会给予了全力支持,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担任奥林匹克和平基金会主席,而我一直担任基金会副主席。众所周知,促进和平是起初设立奥林匹克运动会的真正原因。我们需要利用这一重要机遇,使长期冲突的解决取得突破。

作为第一个举办过夏季奥运会并将举办冬季奥运会的城市,历史悠久的北京,正在继续创造历史。我们也希望奥运火种可以接续传递各国的友谊和世界的和平。

帕潘德里欧:我高度赞同习主席提出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我理解,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核心价值就是和平,而奥运会的核心价值也是和平。创立现代奥运会的78名荣誉代表中,大多数都直接参与了国际和平运动。顾拜旦曾经说,战争爆发是因为国家之间相互误解,所以在偏见和误解消失之前,我们不会有和平。那么,在这之前,与定期召集所有国家的年轻人友好地比试肌肉力量和敏捷性相比,还有比这更好的保护和平的方法吗?

本着这个精神,从2000年开始,我在全球发起了“以奥运促和平”运动。南非国父曼德拉、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巴勒斯坦领导人阿拉法特、以色列前总统佩雷斯等许多领导人都参与并联署了这项运动。后来我又发起了奥林匹克和平基金会。2015年我和已故土耳其外长卡姆的女儿一起创立“卡姆-帕潘德里欧国际和平奖”,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在2019年获奖。我还记得巴赫的获奖感言:“我们今天的使命是坚持奥林匹克自古以来的理想和价值,并使其在当下世界发扬光大。当今世界在诸多方面都出现了离心力,但奥运会能让全世界相聚一堂,在和平中友好竞技。”对此,我非常认可。

从古希腊奥运会中,我们认识到人类的共同价值,对美好的普遍欣赏,对和平的普遍向往,以及竞争对手之间也可以达成相互尊重和友谊。这种奥运精神在当今世界至关重要。所以我认为,奥林匹克精神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在本质上是一致的,国家间应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和平共处、携手合作,共同应对人类社会面临的重大挑战,共同创造人类更美好的未来。

帕潘德里欧:我由衷祝愿北京冬奥会取得圆满成功,并能一如既往地展示和传达奥林匹克的和平精神。

肖连兵:北京冬奥会在肆虐全球近两年的新冠肺炎疫情中举办,您如何看待疫情对人类社会的影响?

帕潘德里欧:我认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给我们的一个重要启示在于:面对病毒,我们都是平等的,无论我们的国家、语言、种族有什么不同,都可能感染新冠病毒。疫情也凸显了在获得良好药物、良好医疗保健系统和疫苗方面的不平等。全球要齐心协力团结起来,有效应对这一流行病。

疫情对全球的影响还在继续,我们的积极应对也应该继续。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说,现在是求真时刻,而不是求战时刻。这样的时候应当是我们作为人类相互合作、共同应对的时刻。我诚挚希望所有领导人,尤其是像中美这样的大国领导人,都能秉持这样的信念,同心协力,合作抗疫。疫情之外,我们正面临一场前所未有的全球经济大衰退,我们需要共同思考,找到合作互惠的方法。我们已经和疫情抗争近两年了,相信合作的必要性和迫切性大家也都很清楚。接下来需要的就是政治智慧和领导力了。中国有句老话,否极泰来。我希望新的一年里,大家能一起努力,克服疫情给我们带来的挑战。

帕潘德里欧:中国已经累计向12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提供20亿剂新冠疫苗,与许多国家风雨同舟、团结合作,一起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努力,是有目共睹的。中国抗击疫情的经验,控制疫情下恢复社会经济秩序的经验,在双循环经济中保障国际供应链稳定的经验,我相信对其他国家都是有帮助的,也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举一个例子,疫情席卷全球,国际运输受到严重影响。中欧班列挑起了陆路运输的“大梁”,成为各国携手抗疫的“生命通道”,这体现了“一带一路”所倡导的“共享”精神。中欧班列把国际社会紧缺的防疫抗疫物资和生产生活用品源源不断地送达欧洲,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班列沿线国家复工复产和经济快速重启,为稳定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产生了积极影响,也为全球经济复苏与发展注入动力。

肖连兵:在您看来,国际社会应从这场大流行中吸取什么教训?如何在后疫情时代进行新的全球治理?

帕潘德里欧:应对疫情这个问题,各国有各自不同的经验、不同的制度、不同的发展水平,但可以就最重要的共同问题找到合作的共同基础,也就是说要抛弃狭隘的民族主义观念,找到一种合作的方式去战胜疫情。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反对全球化和推行单边主义的声音不绝于耳。但是我认为,在当下的时刻,逆全球化对人类的进步和繁荣不是好事,疫情也再次证明了各国相互依赖的程度。疫情引发的问题不在于全球化本身,而是需要更为规范、协调和人性化的全球治理,这也意味着我们需要重新思考建立及改善更加以人为本的国际多边组织。如果单边主义成为长期趋势,将损害人类应对气候变化、流行病等全球挑战的能力,还将引发不信任,甚至冲突。

疫情对全球经济带来冲击,危机既影响到经济领域,也触及社会民生领域。后疫情时代,各国恢复投资时应优先考虑绿色发展和可持续发展项目,优先考虑改善卫生和教育等公共领域。

我刚刚联合签署的《致二十国集团成员倡议书》也明确指出,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应该采取联合行动,共同抗击疫情的冲击,并就国际社会团结抗疫提出具体措施,包括支持世界卫生组织在协调国际抗疫行动中发挥领导作用,以及采取紧急措施促进世界经济尽快复苏。比如发达国家与欠发达国家共享疫苗专利就是个很好的努力。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各国政府都做了大量工作来减缓疫情对本国经济的冲击和影响。然而,一个全球性的经济困境需要一个全球性的经济应对方案。我们的目标应该是防止流动性危机演变为偿付能力危机,防止全球经济衰退演变为全球大萧条。为了确保实现目标,各国必须协同合作,一起抗疫,一起恢复经济。

肖连兵:新冠肺炎疫情凸显了人类命运与共、责任与共的现实。您认为,秉持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对赢得这场世纪疫情的胜利有何意义?

帕潘德里欧:疫情以及今天面临的其他全球性挑战,不仅向中国而且向世界表明,尽管发展模式不同,但我们有着共同的命运。如果我们不合作应对这些挑战,人类将没有未来。时间就是生命。从这个角度看,世界各国都应该为构建人类可持续的共同未来作出贡献。疫情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使我们意识到有必要对我们管理卫生危机的方式进行范式转变。此外,需要采取紧急行动来应对危机,这表明加强全球治理和密切国际合作的重要性。之前,在我和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部长宋涛先生的对话中,我们特别提到了新冠肺炎疫情凸显了加强全球公共卫生合作的紧迫性,也再次彰显了推进“一带一路”合作、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时代意义。以社会际主席的名义,我一直强调投资公共卫生系统的重要性。值得一提的是,这场疫情说服了大多数批评这一立场的怀疑论者。

面对疫情给世界经济带来的强烈冲击,中国的主张是值得重视的,将发展置于全球宏观政策框架的突出位置,推动全球发展迈向平衡协调包容普惠新阶段,倡导真正的多边主义,力促共同发展,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在后疫情时代,人类更要一起共同努力,充分利用每一种文明的智慧,博采众长,一起来解决全新的复杂的需要我们共同面对的问题。

肖连兵:作为社会际主席,在您看来,当代中国的发展对世界是真正的机遇还是所谓的威胁?

帕潘德里欧:过去几年,我曾多次到访中国,去过各地不少城市,亲眼看到了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及其活力,这也得益于中国社会的诸多创造力。社会际代表全世界150多个政党,我们认为与中国进行战略对话很重要。在过去几年里,我们一直这样做。我和中国各级政府的很多朋友都谈到:中共作为执政党的战略眼光与定力,动员全国力量系统解决问题的能力,以及中国人民的智慧和勤劳,对于中国的可持续发展很重要,是中国的优势。

中国去年庆祝了100岁生日。过去100年里,中共带领中国直面无数挑战,并通过实施改革等措施战胜挑战。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中国消除贫困的成就,这不仅是中国取得的巨大成就,对世界来说也是一大壮举。过去近40年里,中国经济发展对于世界经济发展的贡献也是有目共睹的。当下,“共同富裕”在中国的实践对于解决世界范围内的发展不平衡不平等问题将有示范意义。同时,中国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是国际社会越来越重要的一极,在全球发展和安全事务上应该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譬如,中国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展现的世界领导力,正是当今世界最需要的。美国和中国最近就这一重大问题发表联合声明是一项重要进展。中国提出在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举世瞩目。可以说,中国能够携手各国走绿色、低碳、可持续发展之路,是对世界的重大贡献,也是全世界的巨大发展机遇。

肖连兵:由中国国家美术馆馆长吴为山创作的《神圣相遇:孔子与苏格拉底的对话》去年在中希文化旅游年开幕式上揭幕。孔子和苏格拉底是中国和希腊文明的代表人物。您如何看待习主席提出的文明交流互鉴的倡议?

帕潘德里欧:中国和希腊是东西方古老文明的发源地,两个古老文明的智慧通过孔子和苏格拉底这样的先哲贤者在世界范围内不断接续传承、发扬光大。孔子和苏格拉底都提出了世界性的德性伦理。两种文明都认识到,人类的繁荣和持久和平需要优秀品质的培养,需要对不同文明的尊重、对真理的探寻、对和谐社会的不断追寻。

当今时代,我们更应该汲取历经时间检验的文明智慧,结合现代技术的力量,来应对环境危机、数字变革、财富和收入不平等以及全球相互依存等重大挑战。东西互鉴,促进和平,意义重大。近年来,多边主义、国际主义的力量在减弱,单边主义、保护主义越发盛行。如果我们回看近几十年来的全球经济发展,贸易自由化、开放型经济以及多边主义和全球合作促进了国家和社会发展,提高了人们的生活水平,这是有目共睹的。要成功推进继续合作,就需要继续沟通,这样才能避免误判、促进合作。我一直认为,无论何时,人与人之间、国与国之间都需要良好真诚开放的沟通。

肖连兵:您如何看待习主席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对促进文明对话的作用?中希在促进交流互鉴方面可以有哪些作为?

帕潘德里欧:作为最早参与“一带一路”倡议的国家之一,希腊最近的发展从中受益。“一带一路”倡议促进了中欧积极合作,创造了新的沟通平台。中国和欧洲可以成为更好更全面的合作伙伴,这需要双方共同的努力。“一带一路”倡议的持续发展,需要多元文化的参与和贡献,关键在于有一个可以互相包容、互鉴互利的底层架构。

希中两国可以通过促进交流互鉴,来尝试构建一个包容性的底层架构,将众多国家纳入一个共同的梦想和叙事之中,从而团结起来。这需要政治想象力,历史和哲学可以是很好的工具。我们不妨将中国和希腊两个文明携手合作做一个想象:中国的盘古和希腊的盖亚一起开天辟地,然后普罗米修斯为世界送火,照亮了文明;仓颉发明了文字,使文明得以传承。不同文明的神话和梦想融合在一起,通过文明互鉴实现共同繁荣,通过团结协作克服分歧,最终实现美美与共,我想这是世界上不同文明的人民的共同梦想。建构这个共同梦想,我相信希腊和中国可以一起作出独特贡献。

肖连兵:在您担任希腊总理期间,推动中希关系发展给您留下的最深刻印象是什么?

帕潘德里欧:希中互帮互助的例子非常之多。譬如在2011年,利比亚局势动荡,当地中国公民需要紧急撤离。情况危急、任务艰巨,中国政府向希腊提出援助请求。当时我担任希腊总理,动员希腊政府和社会全力配合中国的撤侨行动。最终超过13000多名中国公民经希腊克里特岛成功回到中国。时任中国驻希腊大使章启月女士特意告诉我,这场撤侨行动将被拍成电影。

同时,中国在希腊需要的时候,也总是会伸出援手。希腊发生债务危机后,面临着退出欧元区的风险,一度引起国民对政府财政的不信任。在希腊财政困难的情况下,中国非常积极地参与希腊新发行国债的认购,对我们伸出了援助之手,不仅在资金方面给予希腊支持,而且尽力帮助希腊振兴经济。近些年来,中国中远集团在希腊接手了比雷埃夫斯港两个码头的特许经营权,使比雷埃夫斯港出现了欣欣向荣的局面,港口集装箱数量倍增,船只贸易往来更加频繁。之后,中国和希腊又达成了在海运、基础设施建设以及金融等方面的一系列合作计划。不仅中国各大投资机构去往希腊进行投资,许多私人投资者也对希腊进行投资。最近几年,希腊外来投资的相当一部分来自中国。中国的大量投资给希腊经济发展注入了活力。我们也热忱欢迎更多中国游客来参观希腊美丽而历史悠久的景点。

肖连兵:我注意到这些年来您一直非常关心青少年的成长,创建了培养青年领袖的“爱格计划”,并担任“东钱湖教育论坛”联合主席。在您看来,后疫情时代社会需要什么样的人才?教育应该如何培养人才?

帕潘德里欧:认识美是认识善的前提和关键。在柏拉图看来,美被视为知识的升华,认识美与和谐最终指向完美与正义。这些思想也被现代艺术家和哲学家所继承。正如席勒在其《论人的美育》中睿智地指出:“正是对美的短暂体验和审美趣味的发展,使我们变得善于交际,使我们摆脱狭隘的利己主义,摆脱对社会和物质的依赖,这有助于承认他人的自由。”

我一直对教育充满热情。正如我多次向“爱格学者”讲述的那样,我认为自己在担任希腊教育部长期间,有幸通过创建像开放大学这样的机构来促进教育的开放和公平。我一直相信,一切美好都始于教育启蒙和品格发展。23年前,我创办了思觅研讨会,每年来自不同国家和领域的领军人物和专业人士一起聚会,试图为应对世界面临的巨大挑战贡献积极想法。我们很高兴看到,过去几年许多成为国家领导者和重要决策者的人都是思觅研讨会的常客,而不少孩子也是伴随思觅研讨会一起长大的。

中国在过去的几十年里经历了许多重大发展,我相信这与中国家庭对教育的重视是分不开的。从欧洲的历史来看,家庭核心价值的传承至关重要。我的父亲和祖父都曾担任希腊总理,我本人深受家族为自由、民主、正义而战的价值观影响。5年前,我与几位好友共同创办了一个旨在贯通中西的博雅教育项目,即“爱格计划”。我们希望在不同国家找到优秀的“爱格学者”,形成一个可以互相陪伴、互相支持、互相加强的成长共同体,让“爱格学者”都能致力于“认识自己、成为自己、超越自己”。我希望这些中国青年能够架起中西方之间的桥梁,进一步为应对人类共同挑战作出自己的贡献。

两年前,我受一位热爱教育的“爱格家长”邀请,成为“东钱湖教育论坛”的联合主席,希望探索未来教育应该是什么样子。去年,我们还设立了“华茂美堉奖”,以表彰为全球美学教育作出卓越贡献的人士。美育的核心价值在于帮助我们学会通过感官认识自己和世界,在人与人、人与自然的互动中学会认识自己和世界。这就是为什么在古希腊,奥运会不仅是体育运动,而且还是艺术、音乐、文学和戏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